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baiwentang.com/,萨索洛队

毛里塔尼亚一望无垠的沙漠里,埋藏着一个公开的秘密:全国10%到20%的人口遭到奴役。也就是说,大概有34万到68万人是奴隶。

穆赫尔出生在毛里塔尼亚北部沙漠,从来不知道母亲是谁,也不知道父亲是谁。自孩童时期起,穆赫尔每天早早地起床,做饭,洗衣,然后放羊和骆驼,一直忙碌到深夜,从未得到报酬。她和骆驼在一起的时间比和人在一起的时间长。“我就像和动物在一起的动物。”

一天放羊回来,穆赫尔发现,自己还不会爬的女婴躺在门外,两眼睁着,脸上爬满了蚂蚁。看到女儿失去了生命,穆赫尔顿时瘫坐在地上抽泣起来。

奴隶主告诉穆赫尔,让女婴死去是为了惩罚穆赫尔工作不力,她不必背着孩子干活,工作效率更高。

穆赫尔强忍着悲痛,请求给女儿一个葬礼,换来的是奴隶主的呵斥:“干活去!”

穆赫尔回忆说:“我们挖了一个浅浅的坟墓,将她埋了。我为我的女儿以及我的处境哭了很久。我如果不闭嘴,他们会让我处境更糟,这种处境会让我根本无法承受。”

去年12月,在毛里塔尼亚首都努瓦克肖特,她将自己的遭遇告诉前来采访的CNN记者。CNN雇用的安全人员站在门口放哨,以防止政府代表尾随而来。CNN的报道说,在该国不得谈论奴隶制,这个问题是如此敏感,以至于采访几乎都是秘密进行的。

穆赫尔要求报道公布她的真名和照片。“我不怕任何人。”她说,自己之所以有勇气公开露面,是希望她的奴隶主受到惩罚。

把穆赫尔从苦海中救出来的,是一名昔日的奴隶主,以及一名奴隶。曾经的奴隶主阿布德尔·纳赛尔·伊斯梅奈和奴隶博巴卡尔·马苏德生活在截然不同的世界,但最后都走上了解救奴隶的道路。

47岁的阿布德尔穿着长袍,坐在位于首都家中的高级沙发上,向CNN记者讲述自己从奴隶主到废奴人士的人生历程。

阿布德尔7岁时,选择了男孩耶巴瓦·沃尔德·凯赫尔作为自己的私人奴隶。“我就像在挑选一个玩具。”他这样回忆当时的情形,“他就像一件东西,一件可以让我高兴的东西。他在睡觉时会说梦话,他胖乎乎的,有点笨,总是丢牲畜,因此受到惩罚。对我来说,他挺滑稽。”

阿布德尔的家人迫使耶巴瓦在毛里塔尼亚中部的沙漠照顾牲畜。阿布德尔回忆说,在冬天的夜晚,他听到奴隶们的牙齿冻得咯咯作响,他和同样拥有奴隶的朋友们嘲笑说,这是“牙齿音乐”。“我们当时没有受过教育。对我们来说,奴隶制公正又公平。”

阿布德尔的父母后来将他送到首都的一所学校读书。在那里,他碰上了一位来自欧洲的教师,这个古怪的人要求12岁的阿布德尔去首都的法国文化中心阅读课外读物。从书中,阿布德尔才知道“人人生而平等”。这让他困惑:要么书撒了谎,要么是毛里塔尼亚的文化有问题。

16岁那年,阿布德尔回到家乡,告诉他的奴隶们,他们从生下来就应该是自由的。奴隶们的反应让他大吃一惊。他们不希望自由,或者,他们根本不知道自由是何物。

妈妈让阿布德尔别犯傻。妈妈说,奴隶们离不开这个家庭,这是世界的自然秩序。

博巴卡尔·马苏德是阿布德尔家的奴隶。博巴卡尔是奴隶的后代,打小就认为自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,因为主人不允许他上学。7岁时,当地一个学校的老师看到他站在校舍附近哭泣,出于同情,让他上学了。通过读书,博巴卡尔知道,所有人——包括他的家人——都应该是自由的。

1995年的一个夜晚,阿布德尔和博巴卡尔聚在一起,压低声音,秘密成立了废奴组织——“拯救奴隶”。时至今日,这样的组织在该国也不多见。

当他们试图营救女奴穆赫尔时,她拒绝逃跑。她根本不知道沙漠之外的世界,担心遭到主人的报复。

2007年,穆赫尔所在的阿德拉尔区的官员试图否认该区有奴隶。“拯救奴隶”的代表说:“我们知道一个名叫穆赫尔的奴隶,她遭到虐待。我们试图营救她,但她不跟我们走,她需要帮助。”

于是,一行人乘坐一辆警车,带走了穆赫尔和她的5个孩子。让穆赫尔惊讶和困惑的是,奴隶主放她走,还给了她6只羊。她后来对废奴人士说:“我后来意识到,他这么做是为了掩盖我是奴隶的事实。”

穆赫尔和孩子们被送到一个曾经的上校那里。穆赫尔说:“他比原来的奴隶主更坏。他打我,跟我的女儿们睡觉。为了吓唬她们,他朝她们的头上方开枪。”

穆赫尔的长女塞勒哈13岁那年遭到“上校”的毒打,他常常在深夜闯入塞勒哈的房间,殴打并强奸她。2009年,塞勒哈怀孕了。他开着皮卡载着她在崎岖不平的路上飞奔,塞勒哈流产。

穆赫尔的弟弟告诉博巴卡尔:穆赫尔并未获得自由,如果这次他们去营救她,她愿意离开。

趁“上校”不在家,“拯救奴隶”救出穆赫尔和塞勒哈。她们决定起诉“上校”。不过,一直没有法院受理此案。

塞勒哈现在18岁,和母亲住在首都郊区的一座铁皮屋里,家徒四壁,母女俩睡在地板上。母女俩和其他逃跑的奴隶一道,在“拯救奴隶”创办的学校学习生存技能,比如缝衣服。用学校负责人的话说:“这是另一种解放奴隶的方式。”

毛里塔尼亚一望无垠的沙漠里,埋藏着一个公开的秘密:全国10%到20%的人口遭到奴役。也就是说,大概有34万到68万人是奴隶。

穆赫尔出生在毛里塔尼亚北部沙漠,从来不知道母亲是谁,也不知道父亲是谁。自孩童时期起,穆赫尔每天早早地起床,做饭,洗衣,然后放羊和骆驼,一直忙碌到深夜,从未得到报酬。她和骆驼在一起的时间比和人在一起的时间长。“我就像和动物在一起的动物。”

一天放羊回来,穆赫尔发现,自己还不会爬的女婴躺在门外,两眼睁着,脸上爬满了蚂蚁。看到女儿失去了生命,穆赫尔顿时瘫坐在地上抽泣起来。

奴隶主告诉穆赫尔,让女婴死去是为了惩罚穆赫尔工作不力,她不必背着孩子干活,工作效率更高。

穆赫尔强忍着悲痛,请求给女儿一个葬礼,换来的是奴隶主的呵斥:“干活去!”

穆赫尔回忆说:“我们挖了一个浅浅的坟墓,将她埋了。我为我的女儿以及我的处境哭了很久。我如果不闭嘴,他们会让我处境更糟,这种处境会让我根本无法承受。”

去年12月,在毛里塔尼亚首都努瓦克肖特,她将自己的遭遇告诉前来采访的CNN记者。CNN雇用的安全人员站在门口放哨,以防止政府代表尾随而来。CNN的报道说,在该国不得谈论奴隶制,这个问题是如此敏感,以至于采访几乎都是秘密进行的。

穆赫尔要求报道公布她的真名和照片。“我不怕任何人。”她说,自己之所以有勇气公开露面,是希望她的奴隶主受到惩罚。

把穆赫尔从苦海中救出来的,是一名昔日的奴隶主,以及一名奴隶。曾经的奴隶主阿布德尔·纳赛尔·伊斯梅奈和奴隶博巴卡尔·马苏德生活在截然不同的世界,但最后都走上了解救奴隶的道路。

47岁的阿布德尔穿着长袍,坐在位于首都家中的高级沙发上,向CNN记者讲述自己从奴隶主到废奴人士的人生历程。

阿布德尔7岁时,选择了男孩耶巴瓦·沃尔德·凯赫尔作为自己的私人奴隶。“我就像在挑选一个玩具。”他这样回忆当时的情形,“他就像一件东西,一件可以让我高兴的东西。他在睡觉时会说梦话,他胖乎乎的,有点笨,总是丢牲畜,因此受到惩罚。对我来说,他挺滑稽。”

阿布德尔的家人迫使耶巴瓦在毛里塔尼亚中部的沙漠照顾牲畜。阿布德尔回忆说,在冬天的夜晚,他听到奴隶们的牙齿冻得咯咯作响,他和同样拥有奴隶的朋友们嘲笑说,这是“牙齿音乐”。“我们当时没有受过教育。对我们来说,奴隶制公正又公平。”

阿布德尔的父母后来将他送到首都的一所学校读书。在那里,他碰上了一位来自欧洲的教师,这个古怪的人要求12岁的阿布德尔去首都的法国文化中心阅读课外读物。从书中,阿布德尔才知道“人人生而平等”。这让他困惑:要么书撒了谎,要么是毛里塔尼亚的文化有问题。

16岁那年,阿布德尔回到家乡,告诉他的奴隶们,他们从生下来就应该是自由的。奴隶们的反应让他大吃一惊。他们不希望自由,或者,他们根本不知道自由是何物。

妈妈让阿布德尔别犯傻。妈妈说,奴隶们离不开这个家庭,这是世界的自然秩序。

博巴卡尔·马苏德是阿布德尔家的奴隶。博巴卡尔是奴隶的后代,打小就认为自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,因为主人不允许他上学。7岁时,当地一个学校的老师看到他站在校舍附近哭泣,出于同情,让他上学了。通过读书,博巴卡尔知道,所有人——包括他的家人——都应该是自由的。

1995年的一个夜晚,阿布德尔和博巴卡尔聚在一起,压低声音,秘密成立了废奴组织——“拯救奴隶”。时至今日,这样的组织在该国也不多见。

当他们试图营救女奴穆赫尔时,她拒绝逃跑。她根本不知道沙漠之外的世界,担心遭到主人的报复。

2007年,穆赫尔所在的阿德拉尔区的官员试图否认该区有奴隶。“拯救奴隶”的代表说:“我们知道一个名叫穆赫尔的奴隶,她遭到虐待。我们试图营救她,但她不跟我们走,她需要帮助。”

于是,一行人乘坐一辆警车,带走了穆赫尔和她的5个孩子。让穆赫尔惊讶和困惑的是,奴隶主放她走,还给了她6只羊。她后来对废奴人士说:“我后来意识到,他这么做是为了掩盖我是奴隶的事实。”

穆赫尔和孩子们被送到一个曾经的上校那里。穆赫尔说:“他比原来的奴隶主更坏。他打我,跟我的女儿们睡觉。为了吓唬她们,他朝她们的头上方开枪。”

穆赫尔的长女塞勒哈13岁那年遭到“上校”的毒打,他常常在深夜闯入塞勒哈的房间,殴打并强奸她。2009年,塞勒哈怀孕了。他开着皮卡载着她在崎岖不平的路上飞奔,塞勒哈流产。

穆赫尔的弟弟告诉博巴卡尔:穆赫尔并未获得自由,如果这次他们去营救她,她愿意离开。

趁“上校”不在家,“拯救奴隶”救出穆赫尔和塞勒哈。她们决定起诉“上校”。不过,一直没有法院受理此案。

塞勒哈现在18岁,和母亲住在首都郊区的一座铁皮屋里,家徒四壁,母女俩睡在地板上。母女俩和其他逃跑的奴隶一道,在“拯救奴隶”创办的学校学习生存技能,比如缝衣服。用学校负责人的话说:“这是另一种解放奴隶的方式。”

yabovip2019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